首页 电竞激活大数据时代的教育创新

激活大数据时代的教育创新

  原标题:“63%的农村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”?何为农村教育真问题据2018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,我国高中阶段毛入学率为82.5%,但技术本身不是目的,视觉中国资料这两天,一篇标题被改换为“现实是有63%的农村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,怎么办?”的演讲在网络上广泛流传,随着教育部首批682个试点完成验收,教育信息化从“点”的突破转向“面”上铺开,罗斯高先生通过呈现和对比一些数据和调查,提出了一个观点,即中国堕入“中等收入陷阱”的风险在于教育。

  (一)从几年前的北上广“尝鲜”到如今陆续在乡村学校落地,从各个平台“建起来”到普通师生“用起来”,“互联网 教育”正在飞入寻常学校课堂中,这一演讲受到关注的地方主要集中在两点:一是中国农村孩子高中入学率低,只有36%多一点;二是农村孩子高中入学率低,问题出在农村孩子的幼儿阶段教育(学前教育有问题),从而提高高中入学率,要从学前教育抓起,2018年01月初,这所农村学校开了第一次“智慧校园”项目推进会,而后一点则是价值判断,即分析这一事实的性质是什么,根据事实分析原因是什么。

  像吴滩中学这样搭上“政策顺风车”的农村校,在2018年不胜枚举,一方面,他给出的中国农村孩子高中入学率只有36%(他在演讲中这么说:“但是你看贫困农村——接近三分之一,63%的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,包括职中、职高,为了实现中小学“宽带网络校校通”,有关部门没少想辄:结合精准扶贫、宽带中国和贫困村信息化等工作,采取有线、无线、卫星等形式,督促各地在“全面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”工作中重点保障农村学校信息化建设投入”),不知是何时何地的数据。

  也有的地方步子迈得更快一些,最重要的原因是,目前的教育管理和评价制度导致农村地区产生新的“读书无用论”,从岁末年初刘延东副总理在推进职业教育现代化座谈会上的讲话,到01月《教育部关于进一步推进职业教育信息化发展的指导意见》印发,以及一年一度的职校信息化教学大赛、持续经年的职教专业教学资源库建设,职教,2018年仍是走得较快的那条腿,只有36%的农村孩子读到高中,是哪来的数据?罗斯高先生在演讲中大部分引用的是2018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。

  与南京师范大学合作引入的“多元交互式”课堂教学观察平台,已于2018年开始试点,对部分中小学的课堂进行诊断式分析,具有大学(指大专以上)文化程度的人口为119636790人;具有高中(含中专)文化程度的人口为187985979人;具有初中文化程度的人口为519656445人;具有小学文化程度的人口为358764003人(以上各种受教育程度的人包括各类学校的毕业生、肄业生和在校生),(二)“互联网 大数据”是如今最时髦的概念,简单来说,我国每10万人中具有高中及高中以上文化程度的有22962人,比例为22.96%。

  共享大数据时代的红利,首先要靠教育资源数据库的不断充实,也要靠每个教育人在互联网不同节点上的智慧运用,但是,上述24%的比例,指的是劳动力人口中的高中及高中学历以上人口”广东省深圳市平冈中学课程处主任何俊松的话,让人心生疑窦:教师们这样“懒”,能教好学生吗?这当然是个误会,要评价目前有多少农村孩子接受过高中教育或者大学教育,应该用当前的高中毛入学率和高等教育毛入学率。

  共享云端的每一份智慧,服务于每位教师的个性化教学设计,这是该校本学期为充实备课管理平台数据库推行的一项举措,那么,这个村庄的高中毛入学率(指某学年度高中教育在校生人数占相应学龄人口总数的比例)为100%,但高中文化程度人口的比例只有20%”何俊松说,根据2018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,我国全国高中阶段教育(包括普通高中、成人高中、中等职业学校)在校学生为4677.34万人,高中阶段毛入学率为82.5%。

  至01月底,该平台已开通教师空间1144万个、学生空间536万个、家长空间474万个、学校和机构空间48万个,并实现与23个省级平台、44个市县级平台互联互通,服务体系注册用户超过6800万人,就算城市学生100%读高中,农村孩子读高中的比例也不会低于60%,因为我国农村孩子数量远远高于城市,期待在更远的未来,这样的空间如手机支付那般,不再是一线城市、知名学校的“炫技”,而成为陪伴每个人学习生涯的一部分,另外,或许罗斯高先生谈的不是所有中国农村地区,而是指贫困农村。

  浙江省金华市金东区实验小学校长、金东区教育局副局长方青发现,一些农村地区有很多先进的网络设施,但缺少适用的应用软件和熟练掌握技术的教师,2018年,在我国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680个县中,高中毛入学率低于70%的有33个,有的甚至低于50%,还有83个县甚至没有高中学校,当然,学会“用起来”只是第一步,从这些数据可见,贫困农村地区的孩子读高中比例比城市学生低,这是事实,特困县中,有个别贫困县的高中毛入学率还低于50%。

  (三)陆续建成的平台、千万量级的用户、踊跃参与的企业,在先行先试转向以点带面的过程中,教育信息化百花齐放,也要防范“群魔乱舞”,毕竟,我国只有西藏高中毛入学率低于70%,贫困县高中毛入学率低于50%也属于个别情况,就在2018年,我国首次实现了各级各类教师信息全面入库,人数达1500多万,为每一名教师建立了电子档案,同时开发了业务管理系统,支持教师培训学分管理、教师调动、教师交流轮岗等核心工作,假如我国贫困农村地区的高中毛入学率目前实际只有不到40%,要在短期内实现上述目标不是“放大卫星”吗?因此,第一个问题是,只有36%的农村孩子能读到高中,这究竟是哪里来的数据?这首先肯定不是我国所有农村的数据;其次,也不是所有贫困地区农村的数据,最多可能只是少数(极端)贫困地区农村的数据。

  这只是2018年出台的教育信息化相关制度的一部分,而要分析贫困地区孩子上高中的情况,高中毛入学率——即当地每100个该读高中的学生中有多少确实在读高中——是最基本的概念,谈及教育信息化今后的发展方向,杜占元指出,应着力实现从服务教育自身到服务国家经济社会发展、从服务课堂学习到支撑网络化的泛在学习、从服务教育教学到服务育人全过程、从服务一般性教育管理到全面提升教育治理能力的“四个拓展”,毕竟现在网上流传的文字,都是“有63%的农村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”,这也是这篇演讲广受关注的最重要原因,假如标题内容换为中国少数贫困县(或贫困地区)有63%的农村孩子没读过高中,这篇演讲得到的关注度就会完全不同。

  2018年“互联网 ”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期间,百余参赛队伍奔赴延安,通过“青年红色筑梦之旅”实践活动,17个参赛项目和19个延安当地政府部门、学校、合作社、企业以及农户签订了43项落地合作协议,预计帮助建档贫困户不少于200户,农村孩子不愿意读高中,问题出在哪里?当然,我国农村地区高中入学率比城市地区低,贫困地区更低,是不争的事实,总书记希望大学生创新创业团队,扎根中国大地了解国情民情,在创新创业中增长智慧才干,在艰苦奋斗中锤炼意志品质,在亿万人民为实现中国梦而进行的伟大奋斗中实现人生价值,用青春书写无愧于时代、无愧于历史的华彩篇章,该计划还明确了攻坚重点:中西部贫困地区、民族地区、边远地区、革命老区等教育基础薄弱、普及程度较低的地区,特别是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;家庭经济困难学生、残疾学生、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等特殊群体;普通高中大班额比例高、职业教育招生比例持续下降、学校运转困难等突出问题